进入 Cosplay 的狂热世界!市值高达6千亿日圆?只能扮动漫角色?知名 Coser 有谁?换上装扮,你又多了一次 Play 的机会!

装扮,是人类的本能。换上适合的装扮,能让自己进入适合的角色状态。就像去学校穿制服、进厨房穿围裙一样,装扮本身固然有机能性的需求,但在精神面上也有一定的加乘效果。比如说,考生在额头绑上必胜头巾,自己的身影好像就跟日剧里追逐梦想的主角重叠在一起,不知不觉就变得更有干劲了。或是被同事强迫一起报名马拉松,只好开始采购运动的行头让自己像个跑者,没想到看着琳琅满目的运动鞋款式,原本很讨厌运动的自己,竟然开始期待马拉松当天的到来。

等不到《猎人》结局没关系,还有这些超人气动漫可以追!除了《鬼灭之刃》、《咒术回战》、《进击的巨人》你看过几部?

等不到《猎人》结局没关系,还有这些超人气动漫可以追!除了《鬼灭之刃》、《咒术回战》、《进击的巨人》你看过几部? 防疫期间在家的时间变多了,对於像我这样的薪水小偷而言,可说是因祸得福呀(嘘……不要让我主管知道)。好的,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主题。近年来动漫火热的程度似乎远追过真人戏剧,不仅许多品牌会携手热门动画推出联名系

动漫 x 潮流商机无限!你小时候看的动漫长大後竟成生财工具?

动漫 x 潮流商机无限!你小时候看的动漫长大後竟成生财工具? 「无论社会地位的高低、对世界的影响力如何,人的内心始终住着一个小孩子。」这是我直至今日都难以忘怀的一段话。当时的自己并不相信人会始终幼稚,或是像 Neverland 一样永远长不大,不过视线一转,发现整柜的玩具收藏,还是会心一笑的点了点头。

现实中,我们常常在「Costume Play」,借助「服装」来扮演日常生活中的大小角色。但有一群人,他们把 Costume Play 昇华到更高的境界,从服装造型、发型、妆容到神态都十分讲究,甚至下重本租用与角色世界观相符的摄影棚、聘请专业的化妆与摄影团队,只为留下最完美的影像。他们的活动,被称之为 Cosplay。许多 Cosplayer(也有人称他们为Coser)大多都是从兴趣起家,每个造型都达成不易且所费不赀。是什麽让他们不惜花费大笔金钱、牺牲假期与睡眠时间,也要如此全心投入呢?

↑日本 coser 

Cosplay 是什麽?

Cosplay 其实就是「Costume Play」的略称,这个词汇在1984年,由日本动画家暨日本艺术工作室「Studio Hard」行政总裁高桥伸之所提出,中文圈最常见的翻译即为「角色扮演」。一般最广为人知的 Cosplay,就是把自己装扮成动漫或游戏的「角色」。

↑日本cosplay

最初,Cosplay 只是附属在活动里吸引人群的商业手段,像是电影的宣传、新上市的游戏记者会等。因为这样的扮演活动,就像化妆舞会般有趣,很快就吸引人们争相仿效。渐渐的,在同好之间以交流为目的的活动开始遍地开花,像是动漫祭、同人志贩售会、摄影交流会等。直至今日,Cosplay 已从地域性活动,发展成世界性的国际庆典,市场规模更是达到6000亿日元以上的惊人数字。

↑开拓动漫祭侧拍照

在日本可说是 Cosplay 代表人物之一的えなこ(Enako),出道至今已有10年以上,最初只扮演动漫角色的她,因为出色且专业的装扮得到许多厂商喜爱,常常受邀出席各大活动,偶尔也担任主持的工作。在打开知名度後,不但出席电视谈话性节目,也担任过声优、模特儿等等,并定期出版自己的 Cosplay 写真。今年才28岁的えなこ,在某次接受节目访问时,曾透漏自己过去最高年收入约为三千万日币。粉丝遍及海内外的她,2020年还获得日本官方的认可,成为政府任命的动漫文化国际推广大使。Cosplay 为个人与社会所带来的经济效益,可能已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像。

    

在 Instagram 查看这则贴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えなこ(Enako)(@enakorin)分享的贴文

 ↑日本 cosplayer – Enako

当蜡笔小新成为集体回忆,谁能不被这些动漫联名感动呢?

当蜡笔小新成为集体回忆,谁能不被这些动漫联名感动呢? 在前年那个还能出国散心跟趴趴走的年代里,一如往常的会来个新宿 Beams Japan 走走逛逛。我通常都会住在这一区,毕竟睡过头要去赶飞机楼下就可以搭接驳巴士,到了店门口,就看到几个酒醉大叔,不停的喊着:「新酱~~~新酱~~~」然後开始模仿屁股见光外星人的动作

风靡全球的跨界大师,鬼灭之刃、咒术回战、吉卜力动画,影响世代还能发大财!日本动漫的文创产值!

风靡全球的跨界大师,鬼灭之刃、咒术回战、吉卜力动画,影响世代还能发大财!日本动漫的文创产值! 数位时代正是考验国家「软实力」的世代,说到日本的软实力,大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代表日本流行文化强而有力的象徵之一-动漫!(アニメ─ション,也简称アニメ)动漫是「动画与漫画」的简称,实际上包含两者与其延伸的范围,并不局限於单

或许,你也有 Cosplay 过?

如果你有去过韩国乐天世界主题乐园,一定会发现 Cosplay 高中生的游客怎麽特别多。望向随处可见的制服出租店,好像不租一件来穿对不起自己?其实近几年因为选秀节目和韩剧的影响,在韩国穿着高中校服去游乐园玩似乎已经是游客们的定番。穿上高中校服,自己彷佛回到了高中时代,在乐园里似乎可以更放开来玩了。在充满历史文化的景点周边,也有许多租借传统韩服的店家,部份还提供了摄影师跟拍的服务。穿上传统韩服,自己就像是朝鲜王朝的一位宫人,穿梭在三清洞的韩屋村中,寻找着不知遗落在何处的绢扇。

    

在 Instagram 查看这则贴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

Ehwagyobok 이화교복(@ehwagyobok)分享的贴文

↑韩国制服出租店 Ehwa Gyobok 

    

在 Instagram 查看这则贴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

경복궁한복대여-서화한복(@seohwahanbok)分享的贴文

↑韩国知名韩服租借小店

去日本旅游时,你不一定会装扮成动漫人物,但有很大的机率你会穿上旅馆附的浴衣,或租一件传统和服,装扮成日本人的样子,行走在充满怀旧氛围的石板路上,欣赏着飘落的樱花,想像自己是江户时代的庶民,感受着生命的虚幻与无常。东京秋叶原处处可见穿着中世纪欧洲女仆装的女孩们,在路边发送传单。每到万圣节,在渋谷最有名的交叉路口就会出现成千上万名的 Cosplayer,吸引各家媒体报导。全球的迪士尼乐园里,工作人员个个都是专业的 Cosplayer,让游客们完全陷入了迪士尼的时空,乐此不疲。

↑日本和服租借

    

在 Instagram 查看这则贴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

TokyoDisneyResort 东京ディズニーリゾート(@tokyodisneyresort_official)分享的贴文

↑日本迪士尼角色扮演

那麽,在台湾有没有知名的 Cosplay 呢?近几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就是台湾的 Cosplayer Ely(E子)吧。她不但经常在社群媒体上重现动漫人物的造型,也时常发表自创的特殊角色。尤其在2019年她受邀参加日本以文化展示与技术交流闻名的「NICONICO超会议(ニコニコ超会议)」时,Ely 将台湾本土的民俗阵头的「官将守」一角,以 Cosplay 的型式融合了传统文化与动漫风格,与九天民俗技艺团一起登上世界舞台,当时在日本引起了绝大的回响。 

↑Ely 在2019年 Cosplay 台湾民俗阵头的「官将守」一角

↑Ely 在2019年 Cosplay 台湾民俗阵头的「官将守」一角

当 Cosplayer 想要装扮成某个「角色」,除了喜爱这个角色的外在造型,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,认同该角色所具备的人格特质与世界观。这个「角色」不一定是动漫、游戏里的人物,也可以是电影人物、知名人士,或是某种身份地位、乡土传说,甚至是自创角色。Cosplay 吸引人之处,正是能体验各式各样角色的世界观,并实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展露的多样性,有时还会不小心发现不一样的自己。即便这个装扮只能维持几个小时,留下的影像,都是无可取代的经验与回忆。你有没有曾经想成为某个人物呢?或许,这就是开始 Cosplay 的契机。选个喜欢的角色,开发自己全新的可能性吧!

 

 

◎Photo Via:unsplash, INSTAGRAM(@seohwahanbok, @ehwagyobok, @tokyodisneyresort_official, @enakorin), Facebook(Ely Cosplay, 京都着物(きもの)レンタルwargo, 开拓动漫祭FancyFrontier)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